不管怎麼進化

我好像 到頭來

還是習慣把痛苦藏起來

讓快樂的我 活在別人心中

自己卻逃不出 憂鬱的死胡同





我盡全力 讓自己 成為別人眼中的開心果

學妹崇拜我 她說我很好玩 動作超誇張

公司同事跟我說 我離開之後 公司變好悶



我喜歡 看到大家笑的樣子

不愛大家為了我的事 煩惱

所以寧可自己深夜裡偷偷掉眼淚


記得有次台南雨下超久 每個地方都淹水

我只能龜在電腦前 在黑特邊打文章邊哭

罵老天爺為什麼要一直下雨 我好擔心我爸的工作情形

哭著自己在台北 擔心害怕家人的安危




就像現在 還是偷偷的 開始掉眼淚






哪一個才是真的的我?

我不知道。

阿西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